返回

暴力

导航
第1/30页

淫女暴力SM故事  张敏

  盈盈,芳龄21,露露娱乐公司副总经理,常穿。。。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冰峰魔戀(又名胸大有罪)  秦守

  四月的天气在F市里每年都是春雨连绵的,今年也不例外。纷纷扬扬。。。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轮奸女警察  不详

  墙角下蜷缩成一团的是一个身段窈窕的年轻姑娘,最多不超过二十年。她穿着一条无领无袖的连衣短裙,赤足穿一双高跟凉鞋。她的嘴里塞着一块白布,双手反剪在背后,双脚也被捆着,听到有人过来,她恐惧地哼哼着,更加用力地蜷缩起身体,两条修长的玉腿从短裙下完全露出来。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折翼天使  太阳黑子

  这是康守彦最喜欢的一幅画。   由哑金色的、雕刻华丽的画框镶着,阔两尺高五尺,这幅巨大的画正挂在守彦的私人书房中的一个书架之旁。   这是一间面积很大的书房,足有一般中产家庭的整个居所那样大;书房的里面收藏了数千本藏书,内容由科学、医学、政治、文学,以至一般的消闲小说也包括在内,足见这里的主人的兴趣和知识涉猎之广范。   书房的一端有一张长长的书桌,书桌本身以上等的檀木制成,上面简单的放了一个典雅的笔座和一瓶墨水,书桌之后则放有一张名贵的黑皮大椅。   至于在书桌旁边不远处的墙上,挂有几幅艺术性的油画,其中一幅便是守彦正在看着的画。   画中的主角是一个西洋美女,美女的面貌画得非常迫真:漂亮的金色秀发,像瀑步般倾泻而下,发丝的色泽光暗分明、流彩华美;美女有着一张世间难寻的完美面孔:明媚秀丽的一双大眼睛、颜色晕红通透般的双颊,令人甚至想伸手去扭她一扭;而厚薄适中、晶莹剔透的水红色小巧樱唇,更像是世间最诱惑的果实。   画内的美女是如比的迫真,面目表情更散发着一种纯洁的稚气,令人感到她必然是个只得十来岁的少女,更加上「真人大」的尺吋,更令人觉得她翊翊如生,甚至若她随时由画中走出来的话也不会令人感到意外!   不过,康守彦最喜欢这幅画的地方却不是它画得如何地真实和完美,而是这幅画中所表达的一个「意念」。   议我们先继续看下去。画中的美女头上有一圈光环,似乎代表了她的身份是一个「天使」。   不过,她和一般给人快乐幸福感觉的天使不同,她那美得不可方物的脸上,此刻竟揉合着凄苦和受尽折磨的表情,似乎正在承受着甚么万劫不复的酷刑似的。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强奸  小小色狼转载

杜凌在大厦里快步疾走,高大、熊一样的身躯再加上气势汹汹的来势让他20米,不50米以内的人纷纷作鸟兽散,(被当作黑社会收数的)只要他走近,方圆百米之内人迹全无。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集合  a3618080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另类的游戏之红颜荡妇  不详

  我背起了自己那简单的行李,离开了生活学习了三年的我曾经十分熟悉的校园,在一刹那间有些彷徨,有些迷惘,也有一丝丝的悲凉和恐惧,但已是身不由已。   在一路拥挤,一路灰尘和疲惫,当我踏下车门,呼吸着温暖而湿润带着青草味的空气时,我真真切切地看到了早已等候在那通往山间的路口,我心中的主人(我的男朋友)原野的身影,顿时,我抛下行李扑了上去,拥抱着他,疯狂地亲吻着他的脸庞,他的嘴唇,泪水止不住地从我那美丽的秀目中用了出来。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尿道刑法  ltkk

娟子:今年25岁,还没有生小孩的乳房饱满而坚挺,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牛仔布的裙子,到小腿的裙子下露出白晰修长的小腿,一双嫩嫩的小脚穿著一双粉红色的小拖鞋,坐在那里用脚尖晃动著。上身穿著件红色的T恤,柔软的布料贴在丰满的前胸上,明显的看出没戴乳罩,丰满呼之欲出的乳房让人浮想联翩,身高一米六六的身材苗条而丰盈;洁白细腻的皮肤光润如玉;鸭蛋型脸盘,高鼻梁,细长的额头下面,一双清亮的明媚如秋水的大眼睛含情默默,她气质高贵,举止温柔文静,有一头到腰美丽绣发。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女警小晶  不详

陈刚在一次效外游玩中捡到了一本书,书名叫做《破解锁的奥秘》,书很厚也显的很古旧,陈刚对这本书有了浓厚的兴趣。在学习之余,陈刚把这本书看完了,也凭着优秀的文化底蕴学懂了其中的精髓。   在理论用于实践中,经过无数次实验,他终于达到可以用一根细细的小铁丝打开各种奇形怪状的锁,我们在这里也可以说他具备了一个做小偷的基本要素,但问题是他没有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小偷。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凌辱兽  不详

望月安奈是一位女教师,有一个弟弟叫明秀,由於父亲常不在家中,因此……先回到家的明秀,在二楼的房里等待安奈回来,可是等到晚饭时间也没有见到安奈回来。      「加纪,姐姐呢?」吃饭时装出毫不在意地问。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美女警犬  不详

  抓紧时间处理完刚才那个骑助动车带人的违章已经是23点55分了,只差五分钟就到子夜零点了,要不是我赶时间膋腽腿膂,摦摥搴摽一定要教育一下那个染黄毛的小流氓和他的小太妹女朋友,才出来混了几天就敢对警察无理嘀嘁嘈嗷,慛慖慡慲嘴里怪话连篇,还不是想在女朋友面前显显能耐垫墓墈墆,銈衔銧鉽讨她欢心。偏不让他得逞,我扣了他的证件往车里一丢。关上车门发动汽车裶褌裫裳,窬竮端竭不去想他们了,免得坏了我的好兴致。那小子傻傻的挥了挥拳头,嘴里嘟囔着,一副不服气的傻样,哈哈。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幼性器的淫靡凌辱  九阴争茎

更多更好的作品即将待发,请喜欢的看官们多多支持!多多推荐!!多多收藏!!你们的鼓励就是我写作的动力···· 更多更好的作品即将待发,请喜欢的看官们多多支持!多多推荐!!多多收藏!!你们的鼓励就是我写作的动力···· 欢迎书迷加九阴争茎QQ群总群:140586003、!!(满员) 欢迎书迷加九阴争茎QQ群3:101680825 欢迎书迷加九阴争茎QQ群4:138515701 欢迎书迷加九阴争茎QQ群5:140925725、!!(满员)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兽交集合  殇狼

兽爬离开少女,挺着大大肚子的她也慢慢坐起来,摸摸自己在孕育五只怪兽的大肚子。  「唉……又要挺着这个……」  小远急不及待的跳过少女的对白,因为他已经听说过这说话百多次了。  因为他是那种不大理会等级,只求看H的玩家。  接着少女身上本来破破烂烂的衣服换上了一套全新的,蓝色的蝴蝶结绑在头上,同样是蓝色的喱士上衣和白色的短百褶裙,还有黑色的长靴。  这都是小远之前设定的。这的确最大好处便是换衣服不用钱。他移动着少女去找食兽树,这颗树会吸食少女体内的所有精液和胚胎,然后分泌树汁令少女回复体力,更可同时设定下次的新装。小远看到不远处就有一棵食兽树,于是他快速移动显视屏上的少女走向那棵树,突然少女停下来了,一句句子走出来:「现实与虚幻:这是为经历了五百小时加上一千次H的玩家而设的。」  小远心想:「原来可儿已经被H了一千次了吗?」  可儿就是他设定的女角预名称,他想着微微的淫笑。  忽然眼前一白,他发觉自己突然置身于一个明亮的草原上,身旁有一棵树。  「我不是在房中玩网Game吗?怎么!!???」  小远才刚想着,突然几根树藤缠绕着他的手脚,将他拉到半空中。  「呀!!!!干……干甚么呀??!!!」  小远惊慌的望着眼前的那棵树,他忽然想起这不就是食兽树吗?难道……???!!!  小远才刚想着,他的上衣被两根树藤扯开了,两团大大的奶子弹了出来。  「难道我进入了游戏中,变了可儿!!!???」  小远望看自己的腹部,果然蓝色的破烂上衣覆盖着圆鼓鼓的大肚子。  「怎么……怎么会这样的……???!!!」  树藤将小远剩余的衣裙都扯掉了,真的有一个大肚子。但因为涨满的腹部挡着了,「他」看不到下阴的鸡巴还在不在。  一条树藤在小远的下阴处挥舞着,「他」感觉到下体不停被那条树藤揉弄着,阴部开始流出湿湿的液体,这是他当男生时所没有过的感觉。  「不要……不要呀……」  树上的这个少女轻声的叫着,她看到树藤将要深入自己的体内,急得眼中流下泪水。树藤顶开了少女的两片娇嫩肉瓣,突然一股作气窜入她的蜜穴中,塞满了整条阴道,深入到子宫里。  「呀呀呀呀呀!!!!!!!」  少女痛得在空中大叫了一声,一条树藤迅即插入了她的口中,少女感到口中一下子被注入大量甘美液体,只是一秒少女便昏倒了。  树藤将赤裸的少女翻转令她向着地面,大大的肚子因为身体弯曲更加突出,两条树藤分别插在少女的口和阴道不停的蠕动,过程持续了约一小时,少女的大肚子也慢慢在收缩了……  可儿在湖水中洗刷着自己娇美雪白的身体,她到现在还不敢死相信自己会变了女生。她不断抚摸自己的双乳和下体,小弟弟真的不见了,只剩下被阴毛掩盖着的细缝。可儿望着水中自己的样子,粉紫色的长发,充满灵气的大眼睛,就是张标致可人的脸蛋。一对奶子又白又挺,足有34D。可儿坐在水边,拉开厚厚的细缝,露出粉红色的两条肉瓣,就如处女的阴户。可儿在游戏中已经被各种有着形形色色不同阴茎大少的怪物操过上千次了,但毕竟是游戏,所以阴唇还是鲜嫩的没有反出来。  可儿叹了口气,穿上刚才食兽树给她的新衣服,这是刚才被食兽树吸食完体内的胚胎后设定的:一顶粉红色的魔法少女帽子,粉红色配白色的连身短裙,白色的袜裤和粉红色的高根鞋。  不知怎的刚才竟然用了一小时来设定新装,不知是否变了女生的关系。可儿想着便走向自己知道最近的城镇。  角色设定:可儿;16岁;一级魔法系少女;160CM;34D:22:34。可儿看着自己的身份设定,便对之前只顾H而不升级感到后悔了。现在任何一种怪物都可以轻易捉着她交配。于是她只好小心的避开那些怪物。  不久,她走到山岳地带,这儿是胶水蚁出没的地方,那些蚁会用胶水黏着猎物然后食用,女生则会被它们注入精液为它们产卵。  之前游戏中的可儿都不知被它们施暴了多少次了,但这次可是真人的可儿啊。  于是她以比以前任何一次玩游戏更小心的走着……啪……她不小心踩到一枝干树枝,十多只胶水蚁由山壁的洞穴中爬出来。  「糟糕了……!!!」  可儿看到眼前有十几只准备插她屄的怪物在看着她,令她为之汗颜。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以次最多都只有五只啊。」  想到要被十多条胶水蚁在腹部的性器轮着插入自己的下面,可儿即刻拔足逃走了。  但她还走不到五步,背后一下冲击便令她趴倒在地上。可儿想爬起身,但却动不了,原来她的身体已经被胶水蚁的胶水黏在地上。可儿惊慌的看着身后,只见胶水蚁们正爬向她。  「救命呀!!!救命呀!!!」  可儿无计可施之下只好大叫救命,但附近一个人影也没有。  这时她感到阴部痒痒的,原来其中一只蚁正在啃食她白色袜裤的胯下部份。  「嗯……不要……不要呀……嗯……呀……」  可儿知道已经绝望了,只能作出无意义的叫唤,希望那些蚁听得懂。  当然它们是听不懂的,可儿甚至连内裤都已经被咬烂了,露出了细缝。那只蚁的口部触须开始搓揉她的阴唇,两条触须拉开了可儿的细缝,然后更多的触须不断扫弄可儿的肉瓣和阴核。  「呀……呀……不……不要呀……呀……唔……呀……好……好舒服……呀……嗯……嗯……呀……」  可儿忍不住发出娇声的呻吟,阴部传来的痒麻感觉令她全身都软了下来,她闭着眼陶醉于淫欲的快感中。这时一只胶水蚁爬到她面前,前四肢按着她的头。  可儿惊讶得张大了眼睛,还来不及反应,那只胶水蚁已经弯曲腹部,将它的阳具插入了可儿的口里。「唔……唔……唔……」  可儿被塞在口中的阴茎弄得快呼吸不了,她用力挣扎想甩开口中的异物,但是胶水蚁按得她的头很紧,跟着可儿口中还被注入了液体。「唔……嗯嗯……唔唔唔……嗯……唔唔……」  可她想吐出口中的液体,但胶水蚁的阴茎塞得太紧了。慢慢她感觉到身体开始发热,下体酸酸软软的又麻麻痒痒的,好像有千百条虫在阴道里乱窜,她想胶水蚁射在她口中的大概是春药吧。她控制不了自己,双手抱着胶水蚁的腹部,令它的阴茎更加深入口中,而阴道也分泌大量的淫水,弄得阴唇四周都亮晶晶的还一直流到地上。那一直在舐她阴唇的胶水蚁看到可儿的阴道流出水,便本能的爬到她背上,弯曲腹部将阴茎伸向可儿的蜜穴。可儿的蜜穴一松一放的,碰到胶水蚁的阴茎便猛然收缩。那胶水蚁下腹一挺,因为可儿的阴道己沾满淫液,所以阴茎一下子便全滑进她的蜜穴。  「唔!!!!嗯……嗯……唔唔唔!!!!!」  可儿感到粗大的火棒塞满了阴道,刚才的空虚感完全消失了,换来的是涨满的淫乱快感。她很想叫出来但口又被另一条阴茎塞着,只能发出来「唔唔」的声音。  胶水蚁以每秒十次的速率抽送着阴茎,强烈的快感令可儿差点便晕倒了。  她紧紧抱着前面那只蚁的腹部,它也一直将春药注入可儿口中。  突然可儿感到子宫内被注入热热的液体,她知道胶水蚁开始在她体内射精了,而且她也知道胶水蚁会一只接一只轮着在她体内射精,更知道被它们射进精液之后,怀孕五天,之后便会每天都不停产卵,要找食兽树才可解决。但她才刚找完食兽树,必须等一个月后才可以再去的,现在即使去食兽树也不甩她。但她实在冇计可施。  「唔唔……唔……唔……唔唔……唔……」  她口中发出无力的反抗声,胶水蚁则一直射精一直猛烈摇动着腹部。  直至可儿感觉到下腹处被液体填满了,那胶水蚁才爬离开可儿的身体,倒在一旁死去了。  接着另一只胶水蚁爬到可儿身上,弯曲腹部,将阴茎插入她的蜜穴里开始猛烈抽送。这时可儿也潮吹了,大量淫水混和着之前那只蚁的精液由她插着阴茎的蜜穴喷洒到地上,阴道也猛烈收缩压迫着胶水蚁的阴茎,跟着它开始射精,可儿觉得原本已充满液体的下腹开始涨大……过了一小时,可儿已被插得迷迷糊糊了,一直将阴茎插在她口中的胶水蚁也抽出它的阴茎,爬到可儿的背后,将阴茎插入蜜穴。  「唔……呀……呀……嗯……呀……还未完……呀……嗯……呀……」  终于可儿可以叫出来的,这是她变成女生后发出的第一声性交中的呻吟。她的肚子已经大得像篮球一样了。她虚脱得只能静静等待胶水蚁完事,偶而发出一声呻吟。  终于最后一只胶水蚁也倒在她身旁死了,可儿累得即刻便睡去……可儿当她醒来的时候,身上的胶水已经干涸,一下便挣脱掉。  她拨去身上的沙尘,看看四周有十多只胶水蚁的尸体。再看看身上的衣服还是之前那套粉红色的套装,只是腹部的地方圆鼓鼓的。  她将胶水蚁的唾液腺剥下来,因为可以卖钱的,然后便继续走向那个镇。  长爪怪可儿想先到镇上买点吃的,然后找一间旅馆先休息一下。  她走到一片田地旁,市镇就在眼前大约一公里处。  可儿高兴的挺着大肚子正想继续走,突然田地里钻出一只有八只脚的像蟑螂的黑色怪物高高的矗立在她面前,它差不多有四米高。可儿还惊魂未定,怪物的六只长爪已经将她举在半空。可儿面对着它有锋利利齿的口,心想:「它不是要吃我吧………」  怪物的腹部弯曲向上对着可儿的下阴,这时可儿望向下边,看到怪物的尾端好像燕尾似的,而且长满了细毛。  那燕尾开始隔着可儿的袜裤拨弄她的阴户,刚刚游戏应该又为她换过衣服了所以袜裤是没有破烂的。  「呀……嗯……呀……呀……不要……很痒……嗯……呀……不要再弄……弄我……」  可儿发出娇嗲的叫唤,那怪物将可儿上半身的衣服拉扯到接近她的耻毛处,露出她的一双奶子和涨圆的肚子。怪物口中伸出长舌头转圈的舐可儿粉红色的乳头,可儿觉得全身都发软,白色袜裤阴部处也出现一片越来越大的水渍。怪物的尾部细毛感觉到可儿胯部的湿度合适了,于是它的长爪将可儿的三角部位的袜裤连内裤煮扯烂了,露出浓密的阴毛,下边隐隐看到被阴毛遮盖着的细缝。怪物的两只长爪将可儿的双腿抱起,分开的双腿中间的便露出的湿湿嫩嫩的蜜穴。  「不要呀!!!不!!!不要呀!!!」  可儿看到怪物的燕尾腹部将要插入自己的蜜穴,吓得哭着叫喊和不停的挣扎,但她双手都被怪物的长爪紧紧握着,奶子也被其余的一对爪子在揉玩,白色乳汁由她的乳头流过怪物的长爪滴到地上。她只能绝望的哭叫。  怪物燕尾的尾端在她的叫喊声中慢慢分开可儿的肉瓣,在淫液的润滑下很容易便进入了她的身体。「呀!!!你!!!你干甚么呀??!!!呀!!!你会搞坏的!!!不要呀!!!呀!!!」  可儿感觉到自己涨圆的肚子里有东西在捣弄自己的身体,就像在两条软肉条在挖她的子宫壁,这时她眼前出现了一句句子:「长爪怪:有特别的性器宫,会先将母体内其他竞争对手的精液胚胎等挖出,再注入自己的精液。怀孕期十天,十颗卵。」  这句子令可儿看得眼都呆着了。长爪怪的性器在她的子宫里不断将胶水蚁的精液和胚胎挖出来,由她的肉瓣中间灰色的精液和很多像葡萄一样大的白色卵不断流到地上。但奇怪的是可儿一仅没有感到痛楚,长爪怪性器的细毛在她的阴道壁的磨擦反而令她得到快感。  「呀……嗯……不要……不要再挖了……唔……呀……唔……唔……你……太强了……唔……呀……呀……受不了……受不了啦……嗯……呀……」  在可儿的呻吟声中,她的双乳被一对长爪不停搓揉得扭曲变形,双手双脚都被长爪紧紧抓着,长爪怪的长舌头更插进了她的口中不停的蠕动着。  长爪怪性器上因为有细毛,很快便将可儿子宫里的胚胎和精液清理得一干二净,地上是一大挞胶水蚁的精液和卵。可儿的腰已经回复原来22寸的纤美细腰。  这时长爪怪的燕尾性器在可儿的子宫里各伸向一边的输卵管,务求将所有遗精都挖出来,长爪怪的腹部开始高速的摇动,它的性器不占进出可儿的屄口。  「唔……唔唔……嗯嗯……唔……唔唔……唔唔……嗯……唔唔……」  整个性器官都差不多被高速抽送,令可儿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整个下身好像麻痹了一样完全用不上力。口角流血下一丝口沫,尿道也失禁喷洒出金黄色的尿液,可儿目光呆滞的完全陶醉于这阵激烈淫秽的淫欲感觉中。  「唔唔……唔……唔唔……嗯……嗯……嗯……唔……唔唔……嗯……」  在她沉静的呻吟声中,淫液流到她被扯到大腿处的破烂袜裤上,小腿以上的内侧部份已经完全被蜜液沾湿了,这时可儿高潮了,她忍不住夹紧被抱着的双腿,淫水大量的由她的蜜穴喷洒出来。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她被塞的口中发出闷声的尖叫,跟着整个人不停在震抖。  长爪怪好像知道她高潮似的,它将可儿掉转身,令她背向它。长爪怪抬起可儿的长腿,令她好像一个被抱着撒尿的小女孩,它的性器官继续在可儿肥厚的大阴唇中间进进出出她的蜜穴,不时将可儿粉嫩的瓣肉拉出。  可儿而经被操得迷迷糊糊快要昏倒了。在她的阴道里,长爪怪燕尾性器中间的小孔开始喷射黄色的精液,阴道里传来的温暖感觉令可儿赫然回过神来,她累极的想:「终于射进来了。」  长爪怪的性器一边射精一边还在可儿的阴道里抽送,高潮才刚刚减退的可儿感觉到阴道里又再一次猛烈收缩。「呀……呀呀!!!又!!!又高潮!!呀呀呀呀!!!!」  这次可儿终于可以大声将体内的欲望叫唤出来,她分开的双腿间又再喷洒出大量液体,大腿小腿都被淫水沾得湿透了。  直至长尾怪射完了精,可儿已经再高潮了五次,地上是一大片湿了的泥土,可儿的细腰又变得圆鼓鼓的。长爪怪满足的钻回地下,留下瘫软在地上眼神茫然不断在喘气的可儿。                (2)  换了新衣服的可儿终于走进那个久违了的市镇,在镇上每个人都望着可儿,他们都知道可儿发生了甚么事,因为只有怪物才可把女生的肚子弄得那么大。她尴尬的走进一间旅馆,柜台的人便对她说:「小姐要房待产吗?」  可儿点了点头。「如果你产下了怪物,我们可以帮你卖出的。」  他继续游戏的标准对话,可儿便将刚才剥取的胶水蚁唾液腺拿给他。  在游戏世界中是不用袋子的,只要想便能交出东西,拿东西和剥东西,这时可儿的户口已经自动存进了卖东西的钱了。  可儿走上自己的房间,在门外她看到后一间房的门外几个长相像大贼的中年汉以淫猥的眼神看着她,于是她急急的走进房间锁上门。可儿躺在床上,脱光除了内裤外身上的衣服,望着自己大大的肚子细心为未来打算。现在她只好静待长爪怪的卵生出来,总比要不断为胶水蚁生产一个月的卵好了,而且这种有特别性器怪物的卵应该可以卖到好价钱的。  想到这时可儿已决定了,而且经过刚才的一战(正确地说只是一轮强暴)她也已经很累,于是她盖上被子便睡着了……睡梦中可儿感觉到身上有人正在抚摸她的肚子,她迷迷糊糊的挣开眼睛,看见几个男子正在抚摸她圆鼓鼓的肚子,她即刻便惊醒着想爬起来。但却被站在她左右边的男子按着,原来他们就是今天站在门外那几个男子。这时可儿的口像不受控制的自己说话:「你们……你们这帮淫贼要干甚么呀???!!!」  可儿自己也不知道为甚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好像你这样被怪物干大肚而且又美丽可爱的少女我还真是没有见过,今天你就让我们大爷来爽一爽吧。」  「不要呀!!!!」  可儿口里说不要,但她也不知道为甚么自己的腿会自动张开,刚才说话的那个肥胖中年跪在她的胯间,脱了她的内裤,便将阴茎插入她的蜜穴,另外两个人一个将鸡巴塞进可儿口中,一个则含着她的奶子。就这样这个大肚的少女被大个中年汉开始轮奸。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因为怕她的叫声会惊动旅馆里其他人,可儿被自己的白色内裤塞在口里。阴道不停被粗大的鸡巴抽送着。跟着可儿被放成像大肚的母狗般被那个男人抱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强奸了五个绝色美人  蒋小淫

张开红润的小嘴,喊起来:”求你……,阿德叔,不亲爸爸……好……好人……, 我的好哥哥……,射给我,射进我的身体吧……,我……好需要……啊……不行 了……好胀……快……给我……啊……太强了……呀…“ 她知道女人此时的情话对男人的兴奋有着强烈的催化作用,所以不得不强忍 着自己是警察的屈辱,微闭着媚目,暂时放任自已的放纵和淫荡,以剌激他的高 潮。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遊覽車的綁架輪姦  不详

豬哥雄正陶醉在對遊覽車裡唯二的兩位絕色美女的意淫之時,一連數聲槍響打斷他的綺夢。 豬哥雄原名朱雄,是國內最具規模天豪旅行社的一名領隊,45歲,長的是肥胖臃腫的豬哥樣,模樣神態都十分猥褻噁心。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多部合集  淫荡无耻

深夜十二点,我刚刚洗完澡,只穿了纯白的大件衬衫,半躺在落地窗前的沙 发上。听着轻松的爵士乐,眼睛注视着远方高架桥上的车流,由左而右移动着, 一个接着一个,断断续续地。……我只是无意识地看着,偶尔也看看落地窗上深 蓝色的窗帘,以及房间里昏黄且舒服的灯光。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我的生活片段  Lalunar

當然我喜歡SM,但是我還是有偏愛的。比如我就不喜歡被皮革制的拍子打屁股一類的遊戲,我覺得那種感覺很幼稚。我認爲一個人的性格、品味和喜好都和自己的過去有關,比如我不喜歡被打屁股可能就是因爲小時候父母對我說過,作爲一個獨立的人要有自己的尊嚴。有時候我也覺得著很矛盾,被束縛著剝奪一切尊嚴不正是我的希望嗎?我不知道,畢竟我不是心理學和行爲科學專業的人士。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弱女子的悲歌  不详

七年前发生于R国T县的超级重大刑案,不断的被追踪报导。整个故事中,让 小弟最感到疑惑与不解的是:明明是被绑匪性侵害与胁迫的被害人,为什么会被法官判了三年八个月徒刑,必须与在逃亡过程中坏了无数弱女子名节的绑匪 ,一同入狱受罪?   难道这就是:弱女子的悲歌?   小弟未曾踏足R国T县,与该案相关人员自然是一个也不认识;而且小弟从来 不相信新闻报导的真实部分会多过于错报、误导、虚假的部分。   所以小弟要向你诉说的这个故事,应该是百分之百不真实的......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幕府情幽  小小色狼转载

幕府情幽 日本战国时期  丰臣秀吉时代             樱……                                  曾经,他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心动……                   第一次见到梓时,是他十二岁的生辰,也是在落樱缤纷的季节……        似乎是为了要哀悼他不幸的宿命,那年的樱花开得特别早,也特别红特别艳,在庭园里蓄成了一片花海,而佛过的风,就如同浪般,时起……时落…        红得似血的樱……     支持我小小色狼啊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强姦学生妹  846216783

我是一个邮差,虽然只是一份低下的职业,但这份职业却能给我很大的满足 这份满足并不是指精神上——而是肉体上。   在一个地区长期派信往往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而因为得到这些资料 从而可以给我带来意外的「收获」。因为工作的关系这区的居民我差不多都认识, 甚至他们的职业家里有些什么人,上班时间等等……我都一一瞭如指掌。   嘉敏是一个读中六的女孩年刚十六花样年华,样子非常标致,虽然身材并非 出众,但都拥有33C,22,32的美好身段,加上一双修长而白晢的小腿真 是见都流口水。   她生长于单亲家庭,由母亲一手带大,家境可谓堪怜。虽则没有钱去补习亦 没有父母指导,但她为人好学勤奋,每年的成绩总是名列前矛,令母亲非常安慰。   由於无去补习,亦都没钱去玩,一般她放学总是马上回家的。我看着手表4 :45pm。目标人物正逐步接近,我的心情开始有点紧张,但看着穿着校服短 裙的她,身体却不禁由开始轻奋。我躲藏起来怕给她见到,在她上楼梯时才悄悄 跟上。   嘉敏住的是唐楼,楼梯连灯都没有更加不用说什么闭录电视,这正好给我制 造大好机会。就在嘉敏开门的一刻,我从后一手抱住她,另一手用混有哥罗方的 手帕盖住她口鼻。   她开始时极力争扎,但不久就昏睡过去了。   我先把门关好,然后再从里反锁,虽然明知道她母亲要到8pm才回来,但 都是小心些好。   我把嘉敏抱到床上去,看着这个穿着校服真正的学生妹,我吞了口口水,身 体也不由自主地有了反应。我真怕自己坏了好事,只好忙把视线移开。我先将一 身的邮差制服除下收起。然后从邮袋取了个布殊面具载上,又将准备好的用具取 出,有绳,摄录机,相机,ky,手帕,小刀……   我将嘉敏摆成大字型,然后用绳将嘉敏的手脚在床头分别绑紧。我拿出脚架 把摄录机的位置固定好,并随即打开「PLAY」——正式开始。   睡在床上的嘉敏就如一个小仙女,美丽得叫人心动。而这个仙女现在正大字 型躺着,双脚张开,我站的位置正好看到短裙下的白色内裤,她穿的内裤正一如 其人地予人「清纯」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却又特别使人想去侵犯她。   我终于忍不住的把嘉敏的内裤褪下,看到那玫瑰花办般美丽的花蕾,还有仍 是稀疏的毛发。我的小小弟马上站了起来,我没有再一步行动,因为我先要拍番 些照片留念。我拿出数码相机对住嘉敏狂拍,有时影全身有时影半身,更用手指 把嘉敏的阴唇分开来拍个特写。后来我解开嘉敏的衫纽拉下她的胸围。   哗!粉红色的乳头衬上她白晢的肌肤,再配33c的上围,真的让人爱不释 手。   我忍不住狂揸乱搓一番,这种又软又滑的乳房是我有生以来都未曾试过,后 生女的确不同啊!这么漂亮的乳房我当然不会错过,马上多拍几张,到我认为拍 够,就把相机放下,正式开始吃我的主菜。   我把HI- FI打开,选了一只浪漫的CD来播,然后将音乐稍微放大,到 时如果嘉敏醒转呼叫都不太张扬,虽然我明知楼上楼下都没人在,但我依然好小 心。好了,一切准备就绪,我再一次捡查摄录机,确定依然在进行拍摄,我便安 心工作了。   上到床看着嘉敏如海棠春睡般的小公主,几乎不忍心侵犯她,但我当然不会 半途而费。看着她那粉红的乳晕那种娇艳欲滴的色泽,再握住她柔软而白晢的乳 房,我连最后一丝怜悯都消失了。我开始吻她的小嘴,那极之可能是她的初吻。   她的双唇既温暖又柔软,我还把舌头伸入她的口内,品嗜着处女的唾液。之 后我向嘉敏的乳房进军,一面握着她又白又滑的乳房,一面用舌头轻舐她敏感的 乳头,没想到晕了的嘉敏也会有反应,那颗粉红色的乳头竟然马上硬起来,而我 的小弟弟也不甘后人地硬如铁捧。我得寸进尺,向嘉敏从未有人涉足过的处女地 进发。   我先用手指在嘉敏的阴蒂上轻揉,想不到昏睡的她都会受不住刺激,马上淫 水四溢,变成泽国。我忍不住一尝处女的泉源,把头埋在嘉敏双腿之间,更用舌 头舐她那鲜艳的花蕾。   不知是否刺激太甚还是药力已过,嘉敏居然苏醒过来。她张开眼来的一刻我 正舐着她的阴蒂,不懂人事的她虽仍未知发生何事,但也把她给吓呆了。我没有 给她机会叫喊,马上按住她的小嘴,又用刀指吓她。   「如果你喊我就划花你得面,知不知道?」嘉敏吓得面色青白,惊惶的点头。   我于是放开了手。   「不……不好……划……花我的面呀」她惊慌地说道。   「如果你听话我又怎么舍得伤害你,但如果不听我话……哼……哼……到时 就别怪我……」我带点恐吓的意味说道。   「我听……话……听……听你话……你……不要划花我的面呀?」嘉敏颤抖 的说。   我把刀子在她面前一幌,警告的说:「好……为了实验你真听我的话,我问 你几个问题,你要老实作答呀,不然有得你好受。」   嘉敏慌忙说:「是……我答……我答……」   我问「你叫咩名?」   嘉敏说:「陈嘉敏。」   我问「你几多岁?」   嘉敏说:「16岁。」   我问「读几年班?」   嘉敏说:「中五。」   我问「三围数字多少?」   嘉敏一愕,说:「我……我不知呀。」   我一怒「假话,你不讲讲我就划花你的面。」   嘉敏慌得想哭「我……真不知道呀……我只是知道腰围是22。」   我估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的三围,虽然我一眼就看得出来,但我依然拿出一把 软尺来逐一量度。   我要嘉敏面向摄录机,用软尺将她的胸部绕了一圈,更有意无意地触碰到她 的乳头,使她一脸通红。「上围是33……跟住腰是22……下围是32……记 好啦,连自己的三围都不知,现在的女孩真是的……」我在摄录机前一一说出嘉 敏的三围数字。   「最后一条问题啦……你是不是处女?」我问嘉敏当堂羞得连耳根都红了, 手足无措都不知如何是好。   我一点也不放松「回答我……你是不是处女?」我望住她,紧张地等待答案。   嘉敏羞得不敢抬头,最后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是……」果然不出我所料, 处女!我最喜爱的处女!   我见她蛮听话便解开绑住她的绳,同时我也把裤脱掉,露出我早已勃起的鸡 巴。嘉敏见到我昂藏七吋的小兄弟立即吓得花容失色,慌张的说:「你……你想 点嘛?」   我命令的说:「用你嘴含住它。」   嘉敏猛的摇头说:「不……不好呀」   我二话不说就强行将老二塞入她的嘴里。嘉敏死命的推开我。我大怒说:「 哼……你是不是想我搞大你个肚子呀?」   嘉敏惊恐万分,说:「不好……求你不要搞我呀……」   我冷笑说:「那得看你了……除非你用口帮我解决啦,我就放过你咯,不然 ……不要怪我」   嘉敏悽然点头:「我帮……我帮……你不要搞我……」   我在她面前抬起七吋长的鸡巴,再次说:「含住它。] 嘉敏露出厌恶的表情, 最后唯有合眼埋头逼自己去做。只见她深吸了口气,便张口含住我老二。   「你要将它当成雪糕来吃,多用点舌头……是啦……就是那……好舒服呀… …」我不禁发出呻吟来。   我七寸长的鸡巴在嘉敏的樱桃小嘴不停出入,每一下的进入都顶到她的喉咙 深处,似要把她的喉咙插穿一样。  我对嘉敏说:「张开眼……不准闭眼……望住我」嘉敏徐徐地张开了眼睛望住 我,表情是又慌乱又羞涩。看着她美丽的面庞,我的兴奋已到达顶点,再来几下 狠狠的抽插,我终于把浓浓的精液全部射入嘉敏的口里。   「咳……咳……」嘉敏被我射入的精液出奇不意地呛了一下,见她想把精液 吐出,我连忙捉住她的下颔。「不准吐……吞下去……全部同我吞下去。」我残 忍的说。嘉敏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摇头抗拒。我大怒,用另一只手捏住她的鼻 子令她无法呼吸。在无法呼吸,又无法吐的情况下,嘉敏终于把我的精液吞个清 光。   嘉敏忍不住地哭了起来,看住她哭泣并没有令我起到怜悯之心,相反更掀起 我的兽性。我的小弟又再次勃了起来。   嘉敏似乎知道我想做什么向后蜷缩,说:「唔好……唔好埋黎呀……」   「怕咩啫……迟早都要比人架啦,益人不如益我……等我早D教识你咪仲好 ……嘿……嘿」我发出淫贱的笑声。   「呀」嘉敏开始争扎,只可惜她人小体弱,又怎及我地D老粗。我把她的手 脚重新绑好,令她只能有限地扭来扭去。但这样扭来扭去,不但无补于事,反而 更激起我的兽性。   「你又说我用口帮吸完,你会放过我的……」嘉敏哭诉。   「嘿……嘿……你真天真啊……你看一下你的样子……」我把数码相机给她 看,当她看完自己被拍的裸照,吓得呆了。   「你是不是想你的相贴到到处都是呀?」我恐吓说。   「不好呀……求你不要这么做……我什么都听你的……你千万不要那样做… …」嘉敏泣声说。   「哈……那就乖啦……」我得意的笑说。我再次挺起七吋长的鸡巴,现在的 他就如烧红的铁捧,又似饥饿的毒蛇,昂首结舌地要择人而噬。   到这时,嘉敏知道谁也阻止不了我,似乎认命似的合起眼来默默忍受。   我深深吸了口气,挺着没有载安全套的小弟,在心中默念……5……4…… 3……2……1,然后狠狠地插入嘉敏的处女地。   「呀」嘉敏悽惨的叫起来,「好痛呀……」她流着泪咬紧牙关地苦苦忍受。   我却有截然不同的反应——「好爽呀」嘉敏果然没有令我失望,只见床铺上 一遍嫣红,果然未经人道,现在的女孩能把处女身留到16岁可谓难能可贵。我 并没有因为嘉敏是第一次而比较温柔对她,相反更被我粗暴的对待。我大力的揸 捏她那对33C乳房,狠狠的抽插她小妹,让她痛不欲生,因为嘉敏愈喊得大声 我愈更加兴奋。太美好了。那种异常的紧迫只有处女才有,我开始有点疯狂了。   我发疯的咬住嘉敏那粉嫩的乳房,令她叫痛。但她愈叫痛我愈咬得大力,直 至咬出血为止,我相信她终生都会留下这排齿印——我给的烙印。   「就快出啦……我要射到你的里面。」我喘气说。 嘉敏大惊「拔出来呀……不好呀……会有BB啊……」   「嘿……嘿……」我露出残忍的笑声,不但无拔出来,相反更加速抽插。我 狠狠地插了千多下后,终于忍不住一泄如注,把浓浓的精液射入她的子宫,只见 白色的精液从嘉敏的阴道流下,床铺现在不但染有嘉敏的处女血更杂有我的精液。 这么好的画面我又怎会错过,成机拍了几张,那张流下精液的大特写我就最喜欢, 一定要珍藏起来。   首次经人道的嘉敏终不堪折磨,虚脱的软瘫在床上。   我将嘉敏的底裤收起作为纪念,然后速速收拾东西,准备走人。因为已经七 点四十五分了,距离嘉敏母亲回家的时间只有十五分钟。   但我临走时仍不忘警告嘉敏:[ 不准将呢件事同人讲,不然我就将你的相贴 到通街都是,知不知道呀?] 虽然到最后她都无回答到我,但……隔了一星期都 没事发生,嘉敏果然不敢讲出来,令我继续可以逍遥法外。

立即阅读 加入书架

第1/30页